本期焦點 專題特寫 北海鄉情 地方短波 法鼓短訊 近期活動預告 前期雜誌

三芝情人橋變身


橫跨大坑溪的十七號橋,
是古庄、新庄鄉親出入鄉里的交通要道,
更是遊客們賞櫻、賞桐的歡樂起點;
在地藝術家吳仲宗
以「情人橋」重新將之定位,
希望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每一位有情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生命中的幸福元素。

 文╱呂佳燕 圖/李東陽


 横跨大坑溪的十七號橋,是古庄、新庄鄉親出入鄉里的交通要道,更是遊客們賞櫻、賞桐的歡樂起點;在地藝術家吳仲宗以「情人橋」重新將之定位,希望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每一位有情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生命中的幸福元素。

 天才透亮,三芝三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家已經擠進十多個婆婆媽媽,大家分工合作:揉糯米糰、炒餡料、洗月桃葉……希望趕在早上九點前,做好一百多個草仔粿。她們透早做粿,不是為了年節的拜神酬賓,而是為了慶祝社區裡的喜事──十七號橋要變身為情人橋了!

集眾人之力所成

 八點多起,大家陸陸續續在三生步道入口處集結,七十多歲的木雕師父、在菜園子裡忙活的阿公、阿嬤,還有離鄉多年的鄉親也特別從三重趕回來,三十多位鄉親要一起動手妝點家園。

 這是一場隆重又充滿熱情的橋之藝術裝飾活動。負責規畫與準備材料的吳仲宗在活動開始前與 鄉親分享創作的理念:「一座橋的生命上百年,有許多的故事發生在這座橋上;它除了是交通上的聯繫,也串起在地居民和遊客的情感。我二十多年前落腳三芝,受 到鄉親們的照顧,無以回報,只能奉獻我的圓融美學;因此邀請大家,將圓融美學的愛與希望、圓滿與喜樂,藉由這次的集體創作,把三芝的好山、好水、好人情獻 給四面八方來的遊客。」懷著這樣的心情,鄉親們各自發揮創意和巧思,有的人在橋面上隨性地貼上小裝飾,有的人則把磁磚拼貼成一朵花、一隻鵝,雖然沒有草 圖,但這匯集眾人心意的作品,就在鄉親們的歡笑聲與烈日的見證下,完成了。

三生步道新景觀

 變身後的情人橋,不再是灰撲撲的一座小橋,它裝飾了八片吳仲宗的瓷版畫作品,承載了社區居民集體創作的回憶,更重要的是,它凝聚了在地人的愛鄉情懷,也是鄉親們熱情好客的表徵。

 感受到鄉親們對情人橋變身的用心投入,三芝三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江慶崇承諾將繼續為橋奔走,讓三生步道除了有櫻花、桐花之美,從情人橋開始,沿著大坑溪往上的六座小橋,未來也都能逐一變身,成為代表三生步的四時景觀。


〇●○  ●○●  ○●○  ●○●  ○●○  ●○●  ○●○  ●〇●  ○●○  ●○●  ○●○  ●○●  ○●○  ●○●  ○●〇

與金花石蒜相遇在秋天



文╱呂佳燕‧圖/吳嘉峯)



 在金山地方耆老的記憶中,中秋節過後,最美麗的景致當屬濱海山壁上,整片金花石蒜在藍天下搖曳生姿的身影了。修長挺直的花莖,頂著四至八朵花,波浪狀的花瓣向外翻捲,豔麗奪目,像是一朵朵怒放著的燦爛煙花。

 除了外表,金花石蒜特殊的生命週期也為人所津津樂道。平時,因為球根深埋在地底下,根本沒人知道她的存在,直到中秋過後,天氣逐漸轉涼,她才突然冒出一 枝花梗,開出多朵花卉;花朵凋謝後,金花石蒜開始吐長葉子,直到隔年四月,葉片逐漸枯死,她又再度像從這個地球上消失了一般。

金花石蒜的復育之路

 金花石蒜豔麗的花容,吸引了日本人的目光,是插花界最喜愛的花種之一。一九八○年代,金花石蒜的球莖幾乎是一天一卡車、一星期一貨櫃的從北海岸被運往日本,短短幾年時光,她幾乎消失殆盡,成為嚴重瀕臨滅絕的植物。

 數年前,北觀處與舊金山總督溫泉會館人員在獅頭山公園進行生態調查時,無意間發現了幾株殘存的金花石蒜,隨之就在獅頭山開闢復育區,讓金花石蒜再度挺立 在北海岸的山坡上。去年,為了展現地方觀光特色,北觀處邀請金山高中學生在水尾停車場河岸,栽種「水尾」字樣的原生種金花石蒜球莖三千八百顆,成功打造北 海岸動人的秋色。

 此刻又是金花石蒜的開花期,有興趣的鄉親不妨把握花期,欣賞、認識金花石蒜。要提醒鄉親的是,金花石蒜外表美麗,但全株都具有石蒜鹼的毒性,尤其是鱗莖的毒性含量更大,千萬不要去採摘喔!